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链接 > 乡村转型试验
第十四篇 法治精神的开始
【发布时间:2015-04-13 】 【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
  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所区域发展与规划研究中心,台湾ID Bank和江苏省建工院共同合作从201312月开始,开展茅山乡村转型规划与运营,由此开始了乡村深度之旅(体验)。 

  记录者:台湾ID Bank廖美华总监 

  时过四个月,所有的人都纳闷了,为何陈庄转型的纪录,迟迟未有新信息出现,因推动计划的我在此时间里陷入思考与等待。 

  20141122日村民说明会后,与周家、史家签订了合作协议,必须谨守合约内容,不增盖,一切依设计图址施工且未来必须加入民宿经营,两家年轻人信誓旦旦地签了合约,但一个月后我再至陈庄,周家违反了协议,加盖了车库与大厨房,我再进行一次沟通,要周家拆除车库,他又答应我,而这个允诺却如此的没价值,他又再次地打破自己的承诺,加盖了围墙、铺了庭院地板,隔壁史家也跟着加盖了厨房。这次我动气了,问题一再的重复发生,身旁告诫的言语越来越强烈:农民是不能相信的、农民是野蛮的、农民是自私的……,我知道,大家对我能不能做成这件事,也开始怀疑了。开放农民自建与相信农民的这些事情上,我与团队产生了有史以来的大争执,开不开放房屋修建?拆不拆周家的房子?依法规,我能走甚么路?我带着疑惑和伤心回到台湾。

  2015年的第一星期,我在台东山里学习如何保护水源与涵养地下水,这一趟学习让我理解了本质与应用的关系,所有的事物都有其本质与特性,理解本质才能应用它们的优势,才有机会引导出良善的力量,万物皆相同,我必须相信这个力量。课程一结束,我回到南京与团队们商讨对策,决定启动法治规范,于是与茅山管委会共同商议,制定村规、落实法治精神。 

  在茅山管委会的大力支持下,116日启动了拆除周家围墙计划,同时启动基础建设的勘察,句容市各部会的长官莅临陈庄,大堆人马进入陈庄,引来居民的探问:真的要做吗?会拆周家吗?于会勘会议后,我重回陈庄,这次我与周家及其维护者当面杠上,周大哥摆出硬态度,周三爷动怒大声说:谁敢拆,我就跟他拼命。我缓步靠近周三爷握住他的手:周三爷,你认识我一年了,您觉得我是坏人吗?周大哥骗了我三次,您都知道,您觉得我该怎么帮他?周三爷其实知道理亏,他响应:我知道妳,但农民花这么多钱盖房子,不能说拆就拆,再说你们来了一年了,至今我们也没看见甚么,如果有谁能保证水能来、村庄变干净了,这房子不用你们拆,我自己来拆。只要有人能跟我签约保证水能来,我会亲手拆了这个房子!我紧紧抓着三爷的手:您等着,我会尽力。

  离开了周家准备回南京,在村头遇见了周大妈,我心里有数,大妈来找我。大妈一开口,已经没有之前的亲切和善,直接劈头说:为什么要拆我们家的房子?难道我们盖得不好吗?我们都是照着妳们说的盖,我们还花了很多钱,你难道不能帮帮我们?此时村民开始靠近围观,我伸手碰触大妈,大妈闪开。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:大妈,您认识我多久了?大妈:一年了!我:大妈,这一年来,我有说话不算话吗?我帮过您儿子两次,但他却骗了我三次。大妈:他是您的儿子,您应该知道他是甚么样的态度,我一直相信周大哥对我的承诺,但他却一直骗我,不把自己说的话当回事,他堂堂七尺男子之躯,又在外地做生意,他不知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吗?我是一个女子,我说话算话,我真诚以待,但他却不自爱,您说我该怎么做?大妈:我们希望环境变好,但你们好像希望我们破破烂烂的,那不是我们要的,花这么多钱盖房子,很难的。我:大妈,我知道,我一开始就不要你们花太多钱,我希望你们保留最好的环境,改变不是有了水泥、砖墙就是好的,我给你们设计的房子并不差啊!不是吗?是因为周大哥占了太多地,把大家共有的庭院合围成自家的。大妈,我们都是村里的一分子,您不是告诉我,大家都是一家人,所以我们不能太自私,村里的每一个人都要互助、互爱,有钱的人更要懂得照顾家乡人,不是吗?大妈不看我,也不回应。我:大妈,如果因为我要拆您儿子的房子,您开始讨厌我,我就让您讨厌,我能理解您的心情。语毕,周大妈转身离开。

  决定落实法治精神的我,被最疼我的周大妈唾弃,但却让其他的村民支持,80%的村民对我说,廖老师加油,我们会跟着你! 

附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