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链接 > 乡村转型试验
第十五篇 梦想与成本的拉锯
【发布时间:2015-05-19 】 【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
  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所区域发展与规划研究中心,台湾ID Bank和江苏省建工院共同合作从201312月开始,开展茅山乡村转型规划与运营,由此开始了乡村深度之旅(体验)。

  记录者:台湾ID Bank廖美华总监

  在冲突发生后,我仍继续进行该做的工作,原因是其他村民开始观察我如何解决问题及如何往下推行计划?他们对我是有质疑的,能力上的质疑和诚信上的怀疑,这一切我自己心知肚明。我开始放缓与村民的沟通,全力与政府及工程单位讨论转型计划里的基础工程,唯有真正落实基础工程才能解决村民的怀疑,而这又是另一个困难的开始。

  一开始遇到工程单位无法理解我所谓的水循环工程设计,在不断地进入陈庄现场勘查,调查水文流向,整理出每一户、每个水塘和每一条灌溉渠之间的关联性后,重划水系联网,规划出黑水、灰水及亲水三网络,让黑、灰水透过收集、生态净化循环后,能够达成二类至一类水的标准进入灌溉渠,在灌溉后再进入生态循环系统净化,才能进入李塔水库。这整套的设计,花了三个月的时间,调研、讨论,在生态专家的加入后,完成陈庄整个污水系统的循环再利用,但这个多任务的设计让我们陷入另一个困难—造价过高。

  整套的污水循环系统施工费用超出了原美丽乡村改造的使用经费,大家都告诉我,目前没有一个农村改造用这样的水平规划废水处理,且陈庄是个小村落,不可能以此成本推动改造,唉!在这样的成本观念上,计划又推迟了。地方希望我能降低成本用别的作法,我们也开始研拟别的方法,但却没有一个简易的方法能让污水安全排放出来,地方希望我妥协做法!

 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,我知不知道污水干净了,才能提供村民安全用水?陈庄是水源上游,如果污水处理的不洽当,水库的水安全吗?我能不能蒙上我的眼、呜住我的心,当这一切我都不知道?当我只是在做美丽农村的表象工作?这让我内心极端挣扎!因预算高于中国现在每一个农村污水治理的费用,给地方带来问题,使得供水与排水延宕,我该负最大的责任。在团队的建议下,我开始开放各个部会领导参观陈庄、了解计划,这又让我犯了错、做了坏榜样和越矩的事。

  三个月的努力,稍有成绩,大家也认同做法,但对成本仍觉得高,难以推动。大部分人建议分阶段实施,让领导和外界先看到一些成果,再慢慢推动,我接受了大家的建议,以坡子三户为主先做生态水循环系统,也得到地方的支持,但我仍担心最后在成本的考虑下,其他较集中的户数以传统作法草率了事,我真的担心。

  陈庄是个自然村,在水源上游,大家能不能看看她的特殊性,想一想,有一个村落发展农村转型,除兼顾发展还能兼顾水的安全?再想想,你去哪一个已开发的农村旅游,你敢走入沟渠里玩水?在沟渠里看见小鱼?其实我好想,好想让大家有机会走入灌溉渠里,双手渠起一捧清水! 

附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