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链接 > 乡村转型试验
第十六篇 第一次冲突画下完美句点
【发布时间:2015-05-26 】 【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
  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所区域发展与规划研究中心,台湾ID Bank和江苏省建工院共同合作从201312月开始,开展茅山乡村转型规划与运营,由此开始了乡村深度之旅(体验)。 

  记录者:台湾ID Bank廖美华总监

  2015年初与周家冲突至今已过四个月,这四个月里我仍每个月至陈庄,专心于基础建设的设计和游说领导支持,拉开与村民的距离、减少互动,而村民对于我的反常行为,渐渐的有所反应。

  一月中旬开始,启动一连串的行动,如水生态调研,句容各局处及各厅领导参访等。一月十九日第一批访客—句容各局处领导前来考察基础建设方案,当天一行人前进至村后的产业道路上,我正解说灌溉渠水系联动内容时,一辆摩托车从我后方靠近、停下:廖老师,你来了!我回头一看,原来是夏大哥,我响应:是啊!我带领导来勘察水系。夏大哥:等等到我家坐坐吧!我:夏大哥,谢谢你,我得先忙这些事,改天再去找你聊。夏大哥:好!妳先忙!夏大哥是村里非常激进的人,他是我刚进陈庄时唯一一个对我大吼大叫、吐口水的人,但现在他也是村里积极支持我的人。

  在每次前往陈庄的调研、采水过程中,村民远远见着我就会高声与我打招呼,与以前不同了,村民会开始主动邀约:廖老师,你们又来了!进来里面坐坐,喝点茶!而我:不了!还要忙呢!改天!四个月来,村民不再跟之前一样问:到底做不做。问候变成:廖老师,今天又带人来调研啊!我:是啊!村里也渐渐变干净了,水塘边的垃圾变少了,不知是因为进来的人多了,还是他们真的理解我说的话?

  49日下午,我与茅管王主任一起至陈庄交换彼此想法,讨论院落、房子及道路景观和布局,四个小时后,我们一行人回到村入口准备离去,就在转入村口水塘时,我远远看见周大妈站在车子前,当她转向见着我时,在她未回应我时,我:大妈,您怎么在这!大妈:妳好久没来了?我:每个月都有来啊!大妈:那怎么我都没看见妳呢?我:因为我担心您还再生我气,所以我没敢去看您,怕您见了我生气,伤了身体!大妈:我干嘛生妳的气?我:因为我要拆您儿子的房子啊!大妈:我儿子已经是成人,他自己做的事自己要承担,况且不守法,该罚就罚,所以我没生妳气,我还担心妳生我气,所以不来看我!听到这话当下,我心融化了:大妈,让我抱一下,我以为您气我,不理我了!紧紧抱着我的大妈:我才想妳是不是生我的气!这时周大爷也出现:廖总,好久不见!我过去握着大爷的手:大爷您好吗?他点了点头。大妈过来拉着我的手:妳的手这么冷,我回家拿衣服给妳穿,新的,没穿过!我:大妈,没关系,因待在外面的时间长,所以手凉但不冷。大妈一直拉着我的手,忙着搓搓我的手,我再一次抱了大妈,跟她道别,因我晚上得赶到苏州。

  415日早上省人大外事办来参访,下午环保厅来考察,在陪伴环保厅长绕每户院落时,厅长选了周三叔家进去了,而我跟在最后面。三叔老婆见着外人来开始招呼,三叔也加入问答。三叔边回应边看多少人时,他瞧见我,马上转向我:廖总妳来了!我跟妳抱歉,上一次我说的话,妳别往心里搁,我是个粗人,不会说话,说的话不好听,妳就别生气!我赶快回应:三叔,您别担心,我没生气,您说的话也对,我很冷静分析,我的确该做点事让您们相信我是真心想与您们一起努力,所以这一阵子,我一直再想办法。三叔:有!我们看到了,妳不断地带领导进来了解陈庄,我看到了,知道你是真的在做事。我还跟我大哥说,我们应该跟廖总说对不起,她进来也没拿走我们甚么,还一直努力帮忙,而且我们真的不对,房子的确盖大了,也盖多了!廖总,我跟我大哥、大嫂说,要跟妳说对不起!我:三叔,我收到了!大妈、大爷已经跟我说过了!三叔:以后妳说甚么,我们都跟妳,妳说怎么做,我们就怎么做!我握住三叔的手说谢谢!

  这次冲突在四个月后解决了!我感谢所有人,谢谢您们来到陈庄,谢谢村民,你们让我有信心。插曲,三叔不是三叔,他是六叔,在周家排行老六!

 

附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