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链接 > 乡村转型试验
第二十篇 星空下的教室
【发布时间:2015-09-15 】 【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
  中国科学院南京地理所区域发展与规划研究中心,台湾ID Bank和江苏省建工院共同合作从201312月开始,开展茅山乡村转型规划与运营,由此开始了乡村深度之旅(体验)。

  记录者:台湾ID Bank廖美华总监

  于上次的会议与村民讨论了课程内容及上课方式,课程分为理论与实作课程两部分,不同于理论课是实作课村民需要支付一些费用,同时也开放了上课决定权,由村民自己决定上甚么课和上课时间;八月二十日接到知会,少数村民决定先行上实作课,但为了让所有村民都能理解教育课程的重要性,团队讨论后,告知村民第一次课程将为全村开理论课程。

  农村教育在大陆不普遍,在推动计划落实时,地方政府对于我们提的教育受训费用采极大的质疑,想只是讲个课哪需要那么多的费用,殊不知此课非比课,有理论、实作外,在农民执行的过程中,仍是课程实践的范畴,可是因地方政府没有这样的经验,没有前例可循,所以我们没了经费。

  农村转型真正的核心是教育,当村民开始好奇想要上课学习时,这就是转型机器加满了油,齿轮准备启动时,但钱没了,事情仍需往前推进,于是我们决定依能力所能承载的范围继续付出,然后慢慢等待支持,同时也与居民讨论实作课需要支付少许费用,除可达公平性外,也让学习者能更加认真参与和学习,对于这样的做法,居民一致通过。

  910日入秋的晚上有点凉冷,满天星辰拱照王少华家的广场上,居民一个个帮忙搬出板凳、热茶依着投影画面在广场上围出一圈,七点,我们正式开始陈庄的第一堂课“微生物的应用”。稍早之前,我带了新加入团队的土壤专家们进入陈庄,了解现在陈庄所需改善的环境问题,几位科学家在用过晚餐后也加入了我们的上课时间。于课程开始前,我跟村民介绍了前来的科学家施老师,可爱的施老师是土壤与有机种植的专家,在全村面前开口说:晚上好,我是施卫明,施公的施,如果不理解,就是施肥的施;这一说全场哄堂大笑,我想村民都记住了,施老师这招高招。

  在笑声里开始上课,我以图解的方式将生硬的教材简单化,教村民如何在家净化地下水成为饮用水,在提及沙、石、砾的成分与比例时,有位大爷突然从我前面离开,两分钟后回来,手上抓了一把沙,往我走来:老师是不是这种沙?我伸手接过来:就是这个,大爷谢谢您,您真棒,麻烦大家将沙传下去给大家看;前排的年轻人接过沙一一的讨论。这个举动让我有了信心,大爷70几岁了,眼不好了,每一次的会议他都出席也提想法,对于会议决议他也认真参与,在上课前,我问井打得如何?大爷马上回答:还没打到,可能换位置,会再试试100米左右。我:大爷,您很棒,您有注意水井的施工喔!大爷:对啊!你不是说,我们村里的建设我们自己要关注吗?所以我有空就去看看施工单位做的怎样。我:对!各位大妈、大爷,家园是我们的,您们要多多关注和讨论,有问题我们可以讨论。居民慢慢地在乎自己的家园了,这次来到陈庄又与之前有些不同了,田埂和农户门口多了花的植栽,道路变更干净,施老师说:没看到甚么垃圾,陈庄很漂亮!

  从七点上课到九点,天气越晚越冷,看见村民离开后在披上外套回来上课,两个小时里,大家越靠越近,我一一的说明苗期、生长期时所使用的有机肥如何制作,如何施肥,年轻人则不断地往前头移动勤做笔记和问问题。九点结束后,张家整个家族马上靠过来提问问题,还小心翼翼地告诉我发现了野生奇异果,问我是否有机会改良为大的,我接过小小可爱的奇异果后,二话不说扒开吃了,惊艳!这果子有潜力,不需要改良,只需要保护,于是马上传授张家过冬的育种方法。

  在解答完所有问题后,我的声音全无,发不出声来,将结尾交给了陈老师,转身喝水的我,抬头看见点点星光满布天空,心中默想:上天,今天是我今年最后一次来到陈庄,因未来的教育需要,我必须离开中国前往日本学习,明年才会回来。麻烦祢如今晚的星斗,帮我们看顾这一群在茅山土壤里正等待发芽的种子。

附件